可转债新规影响几何?
更新时间:2022-06-27 07:13:29

  可转债新规影响几何?2022年6月17日,深交所、上交所同时发布了《关于可转换公司债券适当性管理相关事项的通知》,自6月18日起实施。同时,两个交易所也双双发布了《可转换公司债券交易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

  近年来,可转债尤其是小规模、低评级新券频遭炒作。新规将投资者门槛大幅提高,并压缩日涨跌幅,增设“龙虎榜”。预计新规实施之后,市场有望降温。但由于T+0依然存在,资金依然有腾挪的空间,因此部分可转债的剧烈波动是否能就此被平滑,仍然亟待后续观察。从长远来看,市场的长期良性发展仍然需要更加完善的信息披露制度,让投资者充分获知投资交易的风险性,理性做出投资判断,提高市场效率。

  可转换公司债券又称可转债,是一种可以在特定时间、按特定条件转换为普通股票的特殊企业债券。可转换债券兼具债权和股权的特征。

  对于投资者来说,可转债投资具有“进可攻、退可守”的优势,相当于是“有保证本金的股票”。如果发行公司业绩增长良好,股票价格上涨,投资者可以将可转债转换为基准股票,获得出售股票的收入或获得股息收入,以分享股价上涨带来的超额回报;如果股票价格下跌,投资者可以持有可转债至到期日获得稳定的本金与票面利息收益,或执行回售权回售给发行公司,领取利息补偿金的保底受益。

  简单来说,可转债既可以当债券持有,又可以当股票投资的债券。当作为债券投资时,可以赚取债券的固定票息或者买卖的价差;当作为股票投资时,可以赚取股价波动的资本利得。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6月20日,可转债存续债券数量为438只,可转债余额7609.18亿元,较年初增加603.3亿元,相比2018年末的1898.2亿元更是增长迅猛。

  深交所、上交所指出,近年来,可转债逐渐成为上市公司特别是中小民营上市公司的重要融资工具,在服务实体经济、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优化融资结构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如制度规则与产品属性不匹配、日内波动较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不适应等,需要予以完善。

  由于可转债的上述特性以及日内T+0的交易机制安排,吸引了不少游资进场炒作,使得可转债交易投机行为盛行,出现了很多“妖债”。2020年下半年,在A股陷入调整时期,可转债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投资品种,多只可转债上演了“过山车”行情。

  今年以来,可转债的炒作势头仍然持续,比如聚合转债4月19日上市首日最高涨幅超过200%,5月17日上市的永吉转债上市首日涨幅更是高达276%。尤其是小规模、低评级新券频遭炒作,截至6月17日,今年新上市的可转债共57只,其中发行规模小于5亿元的共16只,这些转债上市后普遍有较大涨幅,转股溢价率上升至较高水平。

  新规前,任何人开户即可参与转债申购、交易。新规后,沪深两市个人投资开通可转债投资权限,要符合两个条件,一是开通前账号日均资产不低于10万元;二是要有24个月以上的交易经验。该规定从6月18日起生效,存量投资者不受影响,即已开户的不受影响。

  新规之前,沪市转债上市首日无涨跌幅限制。按照交易细则,向不特定对象发行的可转债交易采用匹配成交方式的,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向不特定对象发行的可转债上市后的首个交易日涨幅比例为57.3%、跌幅比例为43.3%。上市首个交易日后,涨跌幅比例为20%。

  股票交易有公开制度,每日成交额、换手率、涨跌幅偏离值等数据异动的股票,会被列出买入卖出前五名的交易席位,俗称“龙虎榜”。新规前,可转债无交易信息公开制度,新规后转债交易也要上“龙虎榜”,符合以下条件之一的转债交易所公开买入和卖出前五名交易席位:

  新债上市首日(沪深皆同):(一)当日收盘价涨跌幅达到±15%的前五只可转债;(二)当日价格振幅达到 30%的前五只可转债。

  老债日常交易(沪深皆同):(一)连续3个交易日内日收盘价格涨跌幅偏离值累计达到±30%;(二)中国证监会或者本所认定属于异常波动的其他情形。

  新规规定,如果出现以下情形,交易所将公布严重异常波动期间的投资者分类交易统计等信息,且可能采取停牌核查、提示交易风险等措施:(一)连续10个交易日内3次出现第二十一条规定的同向异常波动情形;(二)连续10个交易日内日收盘价格涨跌幅偏离值累计达到+100%(-50%);(三)连续30个交易日内日收盘价格涨跌幅偏离值累计达到+200%(-70%);(四)中国证监会或者本所认定属于严重异常波动的其他情形。

  深交所、上交所称,《交易细则》和《适当性通知》的起草坚持市场化原则,兼顾可转债市场效率、市场稳定与投资者保护,旨在有效防止过度投机炒作、维护可转债市场平稳运行,有关措施不涉及一级市场融资政策的调整,不影响可转债市场融资功能正常发挥,不会减弱对实体经济尤其是中小民营上市公司的服务支持力度。

  国盛证券认为,文件对机构投资者的正常交易影响不大,但是投资者配置基本面优质的小规模、低评级新券的机会可能增加。截至6月17日,已获得证监会核准批文的待发转债规模超过为200亿元,可能在短期内成功上市。转债市场供给即将恢复,随着后续具体内容的落实,转债市场妖债炒作的现象将大幅减少,转债市场有望更加高质量平稳运行。

  国海证券研究所固定收益研究团队负责人靳毅分析指出,由于本次监管条例在严格程度上更甚于2020年推出的两次熔断制度,且同时适用于沪深两市,过热的可转债市场或将经历一个月甚至更久的“降温期”,带来成交额的下降,以及转股溢价率结构性的加速压缩(小规模的双高转债估值压缩速度更快)。

  入市门槛限制使得新进入的散户数量将边际减少,“空仓打新”等现象将会被有效控制,供需关系趋于合理,可转债的定价权也将更向相对专业的投资者靠近。当然,新老划断制度也保存了现有投资者的参与度,去散户化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由于T+0依然存在,资金依然有腾挪的空间,因此部分可转债的剧烈波动是否能就此被平滑,仍然亟待后续观察,政策端或有进一步收紧的可能。

  总体来说,提高投资者门槛和设置涨跌幅限制等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阻断部分承受能力差的投资者参与到可转债市场中,但也降低了市场整体的流动性。从长远来看,市场的长期良性发展仍然需要更加完善的信息披露制度,让投资者充分获知投资交易的风险性,理性做出投资判断,提高市场效率。

Copyright © 2021-2022 im竞技下载 版权所有